郁金中药材的功效,如何看待“中药不讲成分,不能用成分分析法来评价中药材的功效”这种观点? <#21---->


时间:

首先得证明中药材真的有其宣称的功效。

比如壮阳,是真壮了还是假壮了,起码也得有个对照实验,排除中医生的胡须长度等因素之后,才能来研究,究竟应该如何评价其功效。如果长胡须中医生随便开啥药都能壮阳,那我们自然就无法通过成分分析法来衡量中药材的功效了。


连功效都不确定的情况下,就先分析为何有效,这不就是掉坑里了吗?


之所以,会有这种【中药不讲成分,不能用成分分析法来评价中药材的功效】观点在中医界流传,是因为建国后搞过几次对流行中药的大鉴定,结果惨不忍睹,大多数中药压根没有其所宣称的效果,实验结果大多为阴性,或者是不可重复的阳性结果。这本来是为了弘扬中药,或者说从中药中开发新药物而搞的大型研究,最后得到这样的结果,只好不了了之,老一辈参与过这些研究的中医们讳莫如深的一段历史,闭口不提。当初的研究出版的一本《寻找新药的理论基础和临床实际》,你现在找不到重印版,没有被禁毁已经算得上大度,但从此之后,中医中药这行当已经与科学无关,只和政经有关,同时流传到今天的许多奇谈怪论,都和这两次验药有关,包括题主问的这一句也同样如此。


当时的中医们对验药的结果非常不爽,认为用对照实验和动物实验来验中药是错误的,中医们主张临床效果,但中医们的临床效果有个最大的尴尬问题,中医几乎不知道许多疾病是可以自愈的,在中医理论中,疾病自愈这样的概念几乎是一片空白,之所以说几乎是一片空白,是因为历史上还是有少数中医观察到过疾病自愈的现象,并做了记录,但这显然影响饭碗,中医作为一门技术,首先想的是饭碗问题,而不是真正搞懂搞清疾病的机制问题,因此关于某些疾病自愈的事儿,也就这么混赖过去了事。


然而,现代医学显然比中医更认死理,在现代医学这个巨大的领域中,有的是研究者不依靠给患者治病行医来生存,他们对疾病的机制更有兴趣。而这就带来了许多尴尬的事实,比如流行性腮腺炎。

由病毒引发的流行性腮腺炎是个自愈比例极高的疾病,在历史上也是是常见传染病,中医界有许多治疗流行性腮腺炎的验方,但如果只看连续吃药数日后腮腺炎是否好转,这样的临床效果毫无意义,因为不吃药这病也能好。其疾病的进程大约为7~10天,患者在感染后16~18天发病。也就是说,不需要任何治疗,只需要好好休息静养,大多数患者也会在7~10天后好转。


所以,要想证明这些验方真的有效果,那它必须具有更多的功效才行。

1、缩短疾病进程,比如3~5天后就好,而不是不吃药的7~10天.

2、降低疾病的并发症发生率。虽然,多数人不会有并发症,但少数倒霉的男性患者会因此患上比如睾丸炎,导致不育。这就悲剧了。如果能降低睾丸炎发病率,那也算得上一项功德。


其实,看一门医学是否合格,那就看它是否已经认识到疾病的自愈性和安慰剂效应。这是门槛,这道门槛由于违背大多数常人的经验,因此从医生到患者,很少有人对此有清醒的认识,即便学习现代医学的许多医学生同样对此缺乏认识。这就像即便你已经知道了是地球围着太阳转,但你也只会在考场上用这个知识,很难把它用到生活中来。

中医药对于药品的成分的要求是很严格的。因为,成分决定了药品的疗效。中药历来追求最佳的药品的产地,时令等等,对不同产地,时令的药品都是区别对待的。同时,对不同的药品还要对药品给予适当的炮制,以及使用适当的使用方法。诸如此类,都是建立在对药品成分的追求之上的。可以说,中医药对于药品成分的追求贯穿着中药的采集,制药,配伍,使用等整个过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