刻苦铭心的意思是,哪些人或事让你这辈子刻苦铭心,终生难忘? <#21---->


时间:

让我刻骨铭心的人,是两个歹人,我根本不认识他们也没说过话,但是足以让我终生难忘。

2006年我在时代商报做新闻版编辑,需要值夜班,我以前在晚报做副刊编辑不需值夜班。一天遇突发新闻,编完版之后,大家还在为刚才处理新闻的速度激动,唠了一会儿,等回家时已经后半夜两点多。

我家小区正动迁,周边几个楼已经签约,我家这个楼有点特殊情况还没签。开发商为了给没签约的人家增加心理压力,将小区的小公园或各种设施全部用推土机掀翻,照明灯也剩下不多,小区就像战争之后的废墟。我们这个楼虽然没签约,但几乎搬空,因为天天高音喇叭“劝降”,加上到处破烂,谁还能住得下去。我的家人也搬走了,因为这地方距离报社近,我若编版太晚就住在这。

我家住五楼,当我走上三楼时,突然从楼上下来两个人。他俩不是我邻居,不是拾荒者,动迁办理人员也不会后半夜二点来签约,他俩每人背个包,里面肯定有“家伙”。我们走个碰头,他俩对视一下,意思是做了这个吗?我也背个包,里面有两本厚书。

我当时出奇的冷静,就像我前几天连载小说的小题目一样,遇到危险笑一笑。我微笑着停住脚步,把手伸进包里,握着两本书,他俩也停下来,也把手伸进包里,握着刀或斧子。他俩见我笑,又相互对视一下也笑了。我们笑着对峙了一会儿,同时侧身让过,我上楼,他俩下楼走了。

我回家,破例后半夜泡茶夜品,我推开窗,望着美丽的月光下满院子的废墟,忽然有一种透悟感。刚才我若惊慌,动起手来,两本厚书肯定敌不过从两个方向杀过来的利器。此前我觉得人生宏厚,必以我笔呼起万众之文化觉醒。然而那个楼道的擦肩而过,和残毁的废墟告诉我,活着可能是个“奢侈品”,此后我不再抱怨自己不如曹雪芹,我只感谢每天升起的太阳。

人,真的很奇怪。

拥有的时候,总是会想起一些痛苦的记忆。当失去之后,甜蜜的记忆才开始浮现。

现在所想起的全部都是美好的回忆,想着想着嘴角会微微上扬。

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月。

在小小的租房里,只有我们。

他在家里写文章,我就在旁边闹,每次都被我闹得有点气,却拿我没有办法。

每天准点买菜做饭,怕我饿着了,从第一天被吐槽的厨艺,到后来吃到停不下嘴,好撑好撑。

每天吃饱饭就手牵手去压马路,一路上小打小闹,嘻嘻哈哈。

偶尔散步到超市,一定要走那条坑坑洼洼的小巷子,看着巷子里的“小黄人”,紧张又刺激。

知道我是个小吃货,总是引诱我吃夜宵,害我肚子上越来越多肉肉,其实,他是怕我饿。

家务总是做得马马虎虎,一直被我数落,实在忍不住出手收拾,得到称赞的我还洋洋得意,其实,虽然马虎但做的最多的是他。

生病的时候,无微不至的照顾,陪我看医生,看到我难受会心疼,烦躁时会安抚。

……

这难道就是,失去之后才会懂得?

不是幸福太少,只是我不懂把握。

这样的美好,刻骨铭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