佩恩为什么要摧毁木叶,隋文帝灭陈后为何要摧毁建康城?


时间:

南京到五代才重新恢复成地区重镇,隋唐时期成了一个小城。

因为在隋文帝眼中,建康城并不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,而是一座拥有大规模宫殿建筑与城防工事的南方都城。虽然这座曾经象征了华夏正统皇权所在的宫城,被梁末侯景之乱所破坏,不复南朝时期的规模,但她的存在终究是一种对北方新皇权的挑战,隋文帝作为新一代大一统皇朝的最高统治者,自然是不会容许这个潜在威胁继续存在的。

【小结】新一代大一统王朝皇权不容许象征南方对峙政权的宫城继续存在。

大家好。

这个话题,实在是可以用李白的一句诗来形容,“吴宫花草埋幽径,晋代衣冠成古丘”。

公元589年,隋朝大军一举渡过长江,兵分八路攻灭南陈,江南的三百年王气黯然而收。完成南北统一壮举的隋文帝一方面将陈朝皇室与权贵迁徙长安,以根绝其复国的念头;另一方面又悍然下诏“平荡垦耕”建康城邑宫室,将富丽堂皇的六朝京城夷为平地。这在今人看来自是愚不可及的蠢行与浩劫,但在当时的观念里,则是封建王朝“绝人所望”的顺理成章之事。时人于文恺在《明堂议表》里还描绘了平毁后的建康城遗迹。所谓“平陈之后,臣得目观,遂量步数,记其尺丈。犹见基内有焚烧残柱,毁斫之余,入地一丈,俨然如旧。柱下以樟木为跗,长丈余,阔四尺许,两两相并。瓦安数重。宫城处所,乃在郭内。”字里行间实在是一片凄凉惨景。


不仅如此,隋廷还要极力贬抑南京的政治地位。“建康”这个前朝帝都的名字自然是不许再用了。在建康城西的石头城,隋灭陈后设立了蒋州(后改丹阳郡),管辖江宁(取“江外安宁”之贬义,附郭)、当涂、溧水三县,原来建康城的宫殿城门名称如“朱雀”、“玄武”、“千秋”、“含章”也都消失在了历史之中。而对于与南京隔江相望的江都(广陵),隋朝不但将紧邻南京的江南句容、曲阿(今丹阳)、延陵(今镇江)划入其管辖,还在此地设立了扬州大总管府。杨广在未当皇帝(隋炀帝)前,以皇子的身份于江都坐镇十年之久,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以江都代替南京作为南方政治中心的地位。到了隋朝末年,干脆连“扬州”这个名字搬到了江都,直到现在。

短命的隋代灭亡之后,唐代延续了隋朝的关中本位政策,进一步压制南京的政治地位以防其东山再起。唐初的武德(618-626)年间,局势比较混乱,南京的名字令人眼花缭乱地改易多次,先从“江宁”变成“归化”,又改为“金陵”,最后改成“白下”。到了贞观九年,唐太宗又重新把白下县改回江宁县,它只是当时润州的一个属县而已。